中華北京則天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首頁 EMBA 企業內訓 在職博士 在職碩士 在職研修 海外游學 MBA 專家訪談 常見問題 培訓就業 在線報名 聯系我們
專家訪談
客戶留言
推薦閱讀
·兩會的聲音 投資新機會揭秘
·美國企業家對未來半年經濟前景信心增強
·房地產股今年最“坑爹” 未來走勢存變數
·德國駐華大使:中國未來更重視發展綠色經濟
·新型城鎮化將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最大的主題
·縱論西部經濟走勢,決策未來投資方向
·信用記錄是未來經濟生活通行證
·章政:未來中國經濟將回歸理性增長
熱點閱讀
·張平16字評價去年中國經濟形勢 對未
·中國應多考慮如何縮小發展不平衡
·影響中國經濟未來的一定是小企業
·2月PMI連續第二個月回落 經濟溫和
·把握第三次工業革命新機遇
·未來中國可能面臨三大挑戰
·經濟持續溫和復蘇 市場資金整體寬松
·今年全球將增產6200萬噸 鐵礦石未
當前位置 - 專家訪談 - 未來經濟解讀

經濟最大的風險仍然是金融 六大腕把脈中國未來走勢

  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是什么?過去城鎮化的經驗教訓能給今天帶來哪些啟示?改革能否幫助中國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環境治理應該從哪些方面著手?昨日,全國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舉行記者會,六位專家學者、政府官員就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熱點發表自己的看法,為中國未來走勢把脈。

  這六位專家分別是全國政協委員、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厲以寧,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陳錫文,全國政協委員、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李毅中,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發改委副主任杜鷹,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林業局原局長、全國綠化委員會副主任賈治邦。

  1 經濟增長

  有潛力維持20年GDP每年增8%

  在把脈經濟走勢時,厲以寧的判斷是今年中國經濟將穩中有進,“我們首先要認識到,GDP增速7%至8%已進入常態,今后經濟增長不可能像過去那樣處于兩位數水平”。

  厲以寧認為,今年我國設定的GDP增速目標為7.5%,要實現這一目標,有兩個前提,那就是國際政局穩定、天氣較為正常。“如果出現意料之外的問題,比如因為國際政治大環境動蕩導致石油價格上漲,或是因為天氣原因導致糧食價格上漲,對中國經濟都會產生影響。”

  “我們知道,經濟的增長靠的是勞動生產率水平的不斷提高,而前提是技術不斷創新、產業不斷升級換代,這不管是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都是一樣的。”對于未來中國經濟走勢,曾擔任世界銀行副行長的林毅夫給出的觀點是,由于擁有后發優勢,中國有潛力維持20年每年8%左右的經濟增長。

  “衡量后發優勢的重要指標,是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人均收入水平,這就代表這個國家平均的勞動生產力,反映的是這個國家平均的技術和產業水平。”林毅夫說,按照目前的購買力平價計算,我國人均收入水平相當于美國的20%左右,這和上世紀50年代的日本、60年代的新加坡、70年代的中國臺灣和韓國與美國的差距一樣。

  “從國際經驗看,這四個經濟體利用后發優勢,都在這個階段之后實現了連續20年7.6%至9.2%的年均經濟增長。我相信利用同樣的后發優勢,在克服許多困難的情況下,我國也應該有潛力維持20年每年8%左右的增長。”林毅夫說,要挖掘這個潛力需要克服非常多的困難,如果把這個困難克服了,這個潛力也就可以實現了。

  2 中等收入陷阱

  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跨過陷阱

  2006年,世界銀行首次提出“中等收入陷阱”一詞。新興經濟體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3000美元至10000美元的階段,既是中等收入國家向發達國家邁進的機遇期,又是矛盾高發期,很可能掉進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2年我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6100美元,正處于中等收入國家階段,中國將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對此,林毅夫認為,中等收入陷阱產生最主要的原因,是產業結構沒有升級、勞動生產率沒有提高,在這種狀況下又有大量人口流入城市,流入到城市以后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就會變成貧民,導致收入差距不斷擴大。

  對于如何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林毅夫認為,應不斷地技術創新、產業升級,利用國家的后發優勢,提升經濟競爭力。“如果競爭力提升了,就業機會多了,在城鎮化的過程中就不會出現貧民窟的問題,就不會出現過度城市化問題,貧富差距的問題也可以得到解決。”

  厲以寧說,社會動亂、收入差距拉大等是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原因。“中國要跨過中等收入陷阱,最重要的改革是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讓社會進入一個比較和諧的階段。同時加上技術創新和其他各方面的改革,我相信中國可以實現跨越。”

  3 金融風險

  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仍然是金融

  “什么是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我認為最大的風險仍然是金融。”厲以寧說,之所以做出這一判斷,有兩點理由:一是經濟增長總是依賴于投資的拉動,假設投資導致了產能過剩,經濟增長沒有效率,金融大量的發放以后,債款無法償還,地方的壓力會由此增大。二是近年來我國各地出現城鎮化一窩蜂的現象,大家都去花費大量資金修建漂亮的大樓,這些都會促成金融方面危機的發生,所以城鎮化不能走過去的老路。

  李毅中關心的產能過剩問題也涉及金融風險。他說,重復建設就需要淘汰落后產能,但這會造成很多危害,首先帶來的問題就是企業效益低下,支撐建設的貸款會出現風險。他坦言,部分產業產能嚴重過剩是個不爭的事實。業界認為,一般開工率在75%以下就屬于嚴重過剩,但我國的鋼鐵、水泥、煤化工、平板玻璃、造船等行業的開工率都不足75%,更嚴重的是,光伏電池開工率僅57%,多晶硅僅35%。

  李毅中說,工業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是提升工業競爭的“利器”。但他認為,目前我國信息資源比較分散,基本上各自為戰,信息孤島、信息鴻溝的現象比較明顯,資源沒有得到充分整合,出現了重復建設。

  “我們必須注意,增長要有效率。”厲以寧說,如果投資過剩、產能過剩,增長沒有效率,那么如何來償還大量的貸款?地方政府的壓力如何化解?

  厲以寧擔心這些風險容易促成金融危機。一個銀行倒了就拖垮一批銀行,一家企業陷入債務危機就斷了一整條資金鏈,造成大量企業之間相互欠債,“這是我們要防范的風險。”

  4 貨幣政策

  外國寬松貨幣政策是在轉嫁危機

  伴隨美、日等國相繼推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流動性過剩導致通脹壓力日益加大,中國該如何應對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厲以寧并不贊成有些國家再實行過分寬松的貨幣政策,他認為這是一種轉嫁經濟危機的辦法。中國應對這種情況,可以采取三個做法。首先是加快產業升級和自主創新,不斷提高產品質量;其次是要加快結構調整。經濟質量的充分表現就是結構的優化,如果結構沒有優化,在國際市場同樣將處于被動;三是要根據中國的外匯儲備情況,堅持“走出去”戰略。

  林毅夫認為,面對相對不利的國際經濟環境,中國在今年或未來幾年內,產業有繼續升級的空間,城市化也在推進,加上治理環境污染力度加強,這些都會產生好的投資機會。由于中國政府的財政狀況相對較好,民間儲蓄高、民間投資也可繼續增加。在目前這種狀況下,中國應當采取積極的財政政策來啟動投資和內需,但貨幣政策上應當中性,這樣有利于維持經濟的快速增長,同時保持比較低的物價水平。

  當談及人民幣升值壓力時,林毅夫的看法是,在國際上貨幣非常寬松的狀況下,人民幣應該會繼續升值,這要根據中國國內實際生產力水平狀況和國際收支的狀況做適當的調整。

  5 城鎮化建設

  推進城鎮化需解決三大問題

  未來我國推進城鎮化步伐難點何在?怎樣才能避免城鎮化“大躍進”?陳錫文認為,目前城鎮化主要存在三方面的問題需要解決。

  陳錫文表示,城鎮化是我國未來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但是,以往的城鎮化過程既有經驗也有教訓。”陳錫文說,首先是粗放,由于城市的規劃、建設、管理粗放,導致大量資源能源的損耗。耕地占用過多、水資源短缺、環境污染、交通擁堵等,已成了城市發展過程中不可回避的問題,中國的城市化發展面臨著可持續發展的嚴峻挑戰。

  其次,人口城鎮化明顯滯后。陳錫文說,與世紀之交的2000年相比,12年來我國增加了2.5億的城鎮常住人口,但他們絕大部分沒有所在城市的戶籍,其中農民工占大多數。這些人在城市生活了多年,為當地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由于身份問題,他們無法享受必要的公共服務。

  “第三個問題,是城市擴張非常快,但城市和城市之間、城市和城鎮之間,它們的體系和功能都不夠明確,因此造成了很多城市的功能不能互補,城市的面貌千城一面,這些情況都應該引起重視。”陳錫文說。

  陳錫文提醒,從世界各國來看,如果城市化和現代化進程中能實現社會平穩,那么這些國家和地區大多是把城鎮化作為富裕農民的過程。而如果城鎮化剝奪農民財富、損害農民利益,那么城鎮化的成果就不能持久,社會也很難保持安定。

  6 區域發展

  不同區域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

  對于未來區域經濟發展的趨勢,杜鷹表示,近年來國家比較密集地出臺了一些區域性的規劃和指導文件,使區域發展的指向更加明確,戰略格局更加清晰,支持的政策能夠更加完善,從實踐來看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下一個階段要鞏固區域協調發展的好勢頭,而且進一步把它發展下去,在此過程中要注意四個重頭戲。

  “第一是要進一步縮小區域差距,不僅是在中西部發展特色優勢產業,更重要的是要建立區域之間的開放型經濟體系,要使中西部之間的要素能夠流動,東部的產業可以向西部轉移,西部的勞動力可以到東部去打工。”杜鷹說,只有在流動中,才能實現比較優勢的轉換,也才能縮小區域差距。

  其次,在整個區域的開發中特別要注意發揮不同地區的比較優勢,把蛋糕做大,東部地區才能更有效地支持西部。

  “第三,在經濟差距縮小之前,應該努力率先實現不同區域基本公共服務的均等化。”杜鷹說,我們的國民不管是生活在發達地區還是欠發達地區,政府都有義務向他提供最基本的均等化的公共服務。

  第四,一定要注意保護環境。西部大開發、中部崛起、東北等老工業基地振興,一定要在保護中開發,在開發中保護,不能再走過去先破壞、后治理這樣一條老路。杜鷹說,發改委作為協調區域發展的部門,將來要跟蹤檢查已經出臺的區域政策,把它們落到實處,同時要在政策指引過程中發現和研究一些新問題。

  7 轉基因食品

  中國進口轉基因農產品不可避免

  伴隨轉基因食品走上市民餐桌,其安全與否一直是各方關注的熱點。對此,陳錫文表示,“這個問題本身在學界就有非常大的爭論,誰也拿不出足夠的證據來說明它絕對安全或者絕對不安全,應當通過實踐來證明。目前我還沒有聽到過誰由于食用了轉基因農產品出現安全問題。”

  陳錫文說,去年我國進口了5838萬噸大豆,其中絕大部分是轉基因大豆,主要來自于美國、巴西和阿根廷。“進口大豆最主要是兩個用途,一是榨油,二是榨油之后的餅粕用作飼料。”他認為,在相當一段時間內,中國進口一定的轉基因農產品不可避免。他舉大豆為例說:“目前我國大豆的產量是1300萬噸到1400萬噸,但是需求量超過了7000萬噸,僅大豆這一項來說以后還必須進口。”

  8 環境治理

  治理環境應抓好

  四大重頭戲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下決心解決好關系群眾切身利益的大氣、水、土壤等突出環境污染問題。對于如何治理環境,賈治邦的看法是,要抓住關鍵和薄弱環節,做好四大重頭戲。

  他表示,首先是要抓好工業戰線上的直接減排,切實降低能耗和二氧化碳的排放強度;其次是要加大投入力度,抓好生態建設的間接減排,切實保護好生態系統、實施好重大生態修復工程;第三是完善制度,健全法規;第四是通過宣傳教育,動員全社會參與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我們一定要樹立三個理念,一是尊重自然、保護自然、順應自然的理念,二是綠色GDP也是政績的理念,三是護綠愛綠的理念。要使城市每個人都參與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

  對于市民關心的地下水質量問題,杜鷹說,地下水是用水的一個重要來源,占中國全部用水量的20%左右。總的來看,地下水目前的總體狀況是有保障的,特別是涉及到人飲的這部分是有保障的。“但是,也不排除現在地下水有污染進一步加重的趨勢。”他說,主要的表現是,地下水的污染是從城市周邊向農村擴散,從淺層水向深層水擴散,所以對這個趨勢應該引起高度重視。對于下一步如何開展地下水防污治理,他指出,要對超采的部分要進行限采,要加強監管、監測。

  更多信息請關注EMBA學位班

友情鏈接  
首頁| 最新文章|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07-2012 chinagaodu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則天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2023861號-2

24H咨詢電話:18600234546

最佳射手彩金 瑞贝卡酒店小姐 皇冠比分24500指数 11选5开奖结果广 林正英三级片 水果大爆发 抽搐痉挛合集磁力 大乐透今晚查询结果 黑龙江22选5 中韩一本道 11选5开奖结果走 赢在投资 奥渴望比分直播 pk10下载 东京热有什么好看的 济南沐足堂有没有飞机 湖北彩票开奖查询3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