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北京則天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首頁 EMBA 企業內訓 在職博士 在職碩士 在職研修 海外游學 MBA 專家訪談 常見問題 培訓就業 在線報名 聯系我們
專家訪談
客戶留言
推薦閱讀
·攻讀在職博士的三大難關
·報考在職博士的原因分析
·在職考博優勢盡顯
·“飲水思源,不忘初心。”——法國蒙彼利埃
·尼斯2015級中期考核精彩回顧
·泰國正大管理學院博士學位論文第一次答辯報
·詳解留學生回國如何辦理學位認證
·北師大國學:南懷瑾論儒釋道,在這里讀懂其
熱點閱讀
·泰國正大管理學院博士學位論文第一次答
·北師大國學:南懷瑾論儒釋道,在這里讀
·北師大國學:“中國三大處世奇書”,人
·北師大國學:藏在成語里的千古智慧
·北京師范大學管理哲學博士:時間哲學的
·北師大國學:曾國藩相人術,40字看懂
·北師大國學:塵三杯酒,世事兩盞茶,流
·北京大學經濟學精英研究計劃:財務報表
當前位置 - 專家訪談 - 在職博士

關注中國式博導改革:取消終身制受肯定

    ●單純以項目經費和成果數量來考核博導資格,也會讓博士生過多參與導師的生產性項目,使學生淪為老師賺錢的工具,滋生“權力尋租”的空間。

    ●博士生導師制度并不是一項科學的制度,應該提高學生與導師之間選擇的靈活性。

    年初,某大學宣布將對博士生導師實行崗位化管理,300名左右的“三無”(無經費、無課題、無成果)博導因為沒有崗位而不能從事博士生指導工作。隨后,校領導表示,各研究生培養單位都在規定時間上報了上崗的博士生導師名單。這意味著博士生導師改革已成定局。此舉引發了外界對于“三無博導”下崗的種種質疑。

    某大學關于博士生導師制度的改革是否合理?涉及哪些利弊?中國博導制度該如何完善?近日,《中國科學報》記者就上述問題采訪了多名海內外學者。

    取消博導終身制受肯定

    變革博士生導師制度,取消博導終身制的“潛規則”,此高校并不是第一個吃螃蟹者,但它卻是近來引起最大爭議的一次。或許,這與此次因改革而下崗的博士生導師數量之多有關。

    2011年,教育部與相關高校共同推出博士生指標分配模型,根據一系列指標來確定各直屬高校的博士生招生人數。據該模型測算,博士生數量已經超過應分配數額。這就意味著,今年教育部原則上不會給該校增加博士生招生指標。

    截至2011年,該校共有1300余名博導,每個導師平均只能指導一兩名博士生。博士生招生數量相對有限,而博導數量則持續增加,兩者之間形成矛盾。

    記者了解到,1月初,該校41個研究生培養單位均在規定日期內報送了上崗博導名單。該校有關部門負責人還表示,這項制度目前處于過渡期,為了照顧一些教師的情緒,部分院系將實行“輪流坐莊”,交替進行。

    在此高校的管理者以及部分學者看來,此次“新政”是取消高校博導終身制的一次大膽嘗試,因為以往的博導選聘都是針對新增博導進行,而對于現任博導只是進行確認。這種延用多年的“通則”已到了需要改革的境地。

    實際上,近年來國內不少高校曾零星實行過博導的崗位化管理,也有博導下崗的先例,不過規模比不上武漢大學而已。《中國科學報》記者了解到,國內最早對博導終身制動刀的高校是吉林大學。2005年,吉林大學發起了一場博士生導師的選聘工作。該校原有博導800多名,最終獲聘737人,落聘的博導約為5%,受影響人數遠不如武漢大學。

    過去,博士生培養跟著社會需求走,存在一個明顯的膨脹期。即博士生從培養到就業有一個時間差,在社會需求有限的前提下,學歷需求日益飽和,從而造成近些年博士生就業問題壓力激增的現象。

    業內專家分析認為,博士生導師終身制其實并不合理,而取消終身制可以提高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博士生導師制度并不是一項科學的制度,應該提高學生與導師之間選擇的靈活性,現在的制度有點‘強制招生’與‘強制不招生’的行為,與科學研究發展背道而馳。”

    對于此次改革,不少學者表示,廢除博士生導師終身制,不僅能夠凈化博士生導師遴選過程中的一些不良社會風氣,還有利于恢復博士生導師的本來面目與職能。

    “中國處于一個發展轉型期,科教界也是一樣,尤其是博士生培養和職稱梯隊問題。此校做法也許能夠更加公平地分配生源。”

    下崗標準遭遇質疑

    首先,將科研經費作為博士生導師選擇的唯一標準并不合理。比如,能夠拿到科研經費的人不一定是有“創新思想”的學術帶頭人,而且在有些學科,經費多少與培養優秀博士生并無直接聯系;同時,今年沒有科研經費,不代表明年也沒有科研經費。如果有了科研經費再去申請博導資格,可能會耽誤科研的正常進展。

    以項目經費和成果數量作為考核博導資格的指標,其弊端之一在于,將進一步壓縮學術研究和思想交流的空間,并導致大學教授把高校資源拿到市場上尋租,視研究生為廉價勞動力。另一個弊端則在于容易導致基礎學科、基礎研究無人問津。一些博導只考慮經費,而不考慮課題創新性,長此以往,將導致基礎學科發展更難。

    “很多教授會‘指示’學生或者青年教師寫項目申請書、論文,有時候他們就是一個科研包頭工,而且他們在大學里面很吃香。”喻海良說。

    此次改革對文科專業的博士生導師帶來較大沖擊。有教師反映,文科專業的老師更多的是借助圖書館、網絡等資源解決科研問題,并不需要太多經費,因此也很難申請到更多的經費。如果以經費的多少來要求這些博導,則有“瞎管”的嫌疑。

    與國外一些大學的做法基本相似,我國統招博士生的經費由國家負擔。但在實際工作中,經常會出現培養經費不足的情況,這時候導師往往還需要負擔一些學術交流及論文版面費等其他費用。因此,長期沒有研究項目與經費的教授確實比較尷尬。然而單純以項目經費和成果數量來考核博導資格,也會讓博士生過多參與導師的生產性項目,使學生淪為老師賺錢的工具,滋生“權力尋租”的空間。

    “很多教授會‘指示’學生或者青年教師寫項目申請書、論文,有時候他們就是一個科研包頭工,而且他們在大學里面很吃香。”喻海良說。

    此次改革對文科專業的博士生導師帶來較大沖擊。有教師反映,文科專業的老師更多的是借助圖書館、網絡等資源解決科研問題,并不需要太多經費,因此也很難申請到更多的經費。如果以經費的多少來要求這些博導,則有“瞎管”的嫌疑。

    據介紹,國外幾乎看不到“博導”這樣的頭銜,助教也可以帶博士生。帶博士生雖然涉及“人頭費”的問題,但能夠獨立申請項目的人大多都能帶博士生。

    盡管不同國家在該項制度上存在差別,但都有一個共性特征:科研項目中有一筆專門經費用于支付博士工資。例如,一個對設備儀器支出不高的項目,可能有1/3的人頭費、1/3的學校管理費、1/3的學術活動費用。所以大學教師從助教起就開始帶博士,只要他們有充足的經費來源。

    具體到如何改革博導制度,不少學者表示,去崗位化(頭銜化)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只要有一定的學術級別,就有資格招博士,尤其應該讓副教授和副研究員有資格帶博士生。”陳鐵喜表示。

    更多信息請關注EMBA學位班

友情鏈接  
首頁| 最新文章|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07-2012 chinagaodu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則天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2023861號-2

24H咨詢電話:18600234546

最佳射手彩金 天天红包赛给的多吗 幸运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彩 体彩十一选五网 浙江20选5计算器 量云网配资 南昌按摩女联系 辽宁快乐12投注 3d的开奖号 股票融资要求 今天内蒙古快3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遗漏 江苏体彩七位数 什么叫平仓价格 合肥快餐女500